香港一世發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新界區 元朗 | 上水 | 粉嶺 | 大埔 | 葵涌 | 荃灣
九龍區 長沙灣 |深水步 |太子 |大角咀 |旺角 |油麻地 |佐敦 |尖沙咀 |紅磡 |土瓜灣 |新蒲崗 |九龍城 |觀塘
港島區 西環 | 上環 | 中環 | 灣仔 | 銅鑼灣 | 天后 | 炮台山 | 北角 | 則魚涌 | 西灣河 | 筲箕灣
深圳 羅湖 | 福田
搜索
查看: 6292|回復: 1

嫖母記

[複製鏈接]

58

主題

82

帖子

329

積分

初級會員

Rank: 2

積分
329
發表於 2018-11-10 05: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前奏】
老頭子年紀大了,特別是這段日子。身子越來越差。他又提起了舊事。想找個女人回家。說是想照顧自己,以前我一直反對。終于不了了之了。前一段時間,他又提出了這個問題。他想和媽媽復婚,我倒不好反對了。雖然我感覺和別的女人沒差別。因為老頭子已經和媽媽離婚差不多十幾年了。
我應該算是一個富二代吧,老頭子當年在北方的廠子裏當技術員的。92年下海到南方做生意。當年工人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老頭子辭職下海時,和姥爺他們吵了一架。最後和媽媽離了婚單身南下。命好呀,結果發了財。因為他是結婚晚,生姓更晚。有我的時候已經快40了。再加上醫生證明他不能再生育,所謂女人再多也沒用。結果又回了北方,拼了死命把我要了過去了。
老頭子提出要復婚的那年暑假,我回到了闊別15年的城市。我離開時才5 歲吧,對這裏的一切都忘得差不多了。老頭子跟我說過,他去年經過這裏。知道姥爺走了,去吊唁了一次,才知道老媽還單著。但他還沒表達出任何追求的意思。他意思是先讓我過來看看。畢竟這麽多年了,老頭子身邊女人不斷。衹是生不了蛋。玩是玩夠了,衹想身邊有個人吧。
【開始】
人在江湖飄,當然要有艷遇。我入住了城裏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拿下空了很長時間的最大套房。結果很順利地在當天晚上就泡上了前臺的服務經理。現在不喜歡外圍了,喜歡做兼職的OL和良家。相比起來,前臺不是專業的,玩起來更有感覺。因為她除了陪日,還陪玩陪聊。甚至還介紹了另外服務員過來一起玩。那幾天太過癮了,我樂不思蜀,都記不起老媽的事了。
玩了幾天,去了不少高檔的場所。我提出要吃點特色的東西。比如烤串,至少在網上叫得挺凶的。那晚,我和前臺坐在一個烤串攤子前面。女人用紙巾死命地擦著桌子和椅子。絮絮叨叨著這裏又臟又沒人……這是一個省城裏到處都是的烤串攤子,時間還早著。所以沒什麽人……
兩人吃擼著串,喝著冰啤酒。然後旁若無人的打情罵俏起來。
我倆打情罵俏了一會。晚漸漸深了,旁邊的桌子上有了人。是兩個女人。一個年紀比較大,看樣子四十好幾了。但彎了眼睫毛,臉很白,小刀子刮一下能賺兩斤漂白粉。一身粉紅色的緊身衣裹快吊到肚子上的奶子,幸虧肚子不小,能托住。低胸,兩衹大肥肉快爆了出來。黑色小短裙,兩條大腿擠在外面。她那屁股往塑料椅子上一坐,真怕那椅子的質量不行……
另一個女的年紀也有三十多了吧。沒有化妝,長頭發紮了馬尾。這是七月了,但女人還是穿著灰色的長褲和一身洗得有點兒發白的花襯衫,一雙老舊的涼鞋——這一身衣著都大聲宣示著女主人緊張的生活狀況。雖然穿著有點兒舊,但很整潔。女人的眼睛很大,戴著一副老舊的眼鏡,瓜子臉,鼻子很挺。雖然有點兒上年紀,顴骨有點高了。但樣子很清秀。
兩女的坐下。那風塵味比較重的要兩瓶哈啤,一把肉串。眼鏡女忙著說不要啤酒,要來格瓦斯。然後坐著聊了起來。
聊聊約約地,隔壁那桌傳來話。那風塵阿姨嗓門不小:「……妹子呀,不是姐不借錢給妳,姐這段時間也緊張呀……其實嘛,妹子人有條件的。女人要賺錢還不容易……衹要妳跟姐開個口……閨女的學費有了,老人的住院的錢也能填上……別看不看,妹子………其實姐當年也是像妳這樣想的……我男人跟我說起這事時,我幾乎快打死他了……結果試了兩次……外面錢來得快,男人說不定比家裏的來勁……女人呀,就這幾十年,別讓自己吃虧了……往床上一躺,大腿一張。多容易呀……像姐我,現在兩套房了,都在建國小區呀……」
「……姐,我如果幹……能先預支點錢嘛……」
「妹子,出來混是講規矩的。姐不是不想幫妳,是不能壞規矩了……妳別說,咱這種年紀還是有不少人喜歡的……前幾天西安路那開快遞店的老梁跟我說了,他就喜歡妳這口……人家在我們城裏可是接幾個快遞的點來幹了,還有四輛小貨在路上跑。手下小工都十幾號呀,派出所長可是他哥們……做兩次就有錢了……老梁他說了,妳下海的第一次給他。他給妳1000第一次……不,1200……」
我看著隔壁桌,點上了一根煙。把嘴巴湊到妹子的耳邊:「……喂,看那邊。有個女的長得不錯呀……」
「……嘩,年紀那麽大呀。妳還真不挑吃呀……」
「……吃肉多了吃點素的嘛,這兩天被妳的水淹死了。想上岸呀……」
前臺服務員染成血紅色的指甲掐男孩子大腿的肉上,180 度轉動………
「……唉約……輕點……我是贊揚妳……」
「……昨天介紹的可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呀。這女的我不認識………妳怎麽算呀……」
「……介紹費一個算兩個……」
我哄了妹子半天,再把心裏的價錢說好了。妹子瞟了我一眼,手從桌子底下伸過來掐了我兄弟一下。站起來向隔壁桌走去……
「騷貨呀,天生出來賣的。她做前臺真是屈才了……」
隔壁桌的兩女人很警惕地看著妹子——但很快就放鬆了。這妹子還真有在KTV裏當部長的天份。
「……姐,我倆都是漢南省過來的,離這可能2000外公裏呀。一南一北的,過兩天走了誰認識誰呀,對不……這大姐是介紹生意的嘛,不會讓妳白做。給妳500 吧,算是答謝妳跑這一次,也怪累的……嗯,這位小姐姐家裏急著要錢吧,我們就在這幾天。您陪我們這幾天就得了,錢分兩次付………對,但我男人喜歡搞搞藝術,拍拍相、錄錄視頻的……不怕的,姐……」
兩女人聽著老師的話,眼光時不時掃到我那一桌來。我舉起啤酒,很陽光地笑一笑。那年青的女人紅著臉扭過頭去。風塵女把衣領整了一整,拉得更低了,大眼睛勾勾地看過來。兩片像沾滿血的、留著兩排牙印子的嘴唇一嘟。我有點兒反胃的感覺,把口裏的烤串吐在路上。這裏的烤串看來太不新鮮了……
很快,談好了。女人下了決心。那風塵女很不高興,但看在再加了300 的分上,走了。臨走時眼睛很幽怨地看著我。我真的急著想回酒店的,像後面有一頭阿爾卑斯山純種獵豬在追趕……
一起上了車,大美女一直望著車外。今晚的路燈不是很亮,路邊的樹看不並不清楚。張牙舞爪的,像是從電視機裏跳出來的妖怪。
「……我居然上車了……跟了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新聞裏的各種故事禁不住都湧上的心頭。什麽草叢裏發現裸體的女屍體等等。而且,自己第二任丈夫身體不好呀,去世前幾年幾乎已經沒有性生活了。今天居然要和一個小男孩子上床。這一切一切都是幾天前所無法想像的。女人偷偷地瞄了一下坐在身邊的男孩子,他側臉看上棱角分明。是個很帥氣的小青年,應該不是什麽壞人吧。
但女人很快又自嘲笑自己。都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身上就200 元。屁都沒有了,還怕別人搶。剛剛那男孩子一下子就給了那趙姐800 塊。上車後又直接付了我5000. 趙姐說過,我這年紀的人最多就值200.如果不是街頭的老梁喜歡……那老梁太色了。平日看人的樣子都是色咪咪的。不對呀,他怎麽會這麽大方出1200.有問題……
女人想著想著,車到了酒店了。女人有點驚訝,還真是五星級酒店。
上到房間,前臺服務經理打開了房門,扭著腰先進去了。女人怯怯生地不敢進,兩衹涼鞋互相磨著……
我一把推著大美女手身後,看到大美女有點躊躇。輕輕的推了一下。:「……進去吧姐姐,都來了。進來喝點東西再說吧。」
這酒店的套房大概有一套三居室大。有大廳、主人房和飯廳等。這裏的妨總統套房的格局。但和一線城市不一樣,這裏的裝修更像情趣套房。一線城市的總統套房更多行政辦公的味道。但這裏……鏡子多,情趣用品多。各種擺設更傾向于讓人在這打炮……
看著這裏的裝修,大美女心裏安定了不少。這是一個有錢人,不是什麽犯罪分子。但女人又開始擔心了。上房了,意味著一會就開始……開始那個了。一想到這,大美女的心裏又抖了起來。這次真的要賣身了嗎??
心裏亂糟糟的,人迷迷呼呼地跟著進了主人房。房間裏的燈光很暈暗。地板上是紅色的地毯。墻壁除了大量的落地鏡子,都是紅色的粉刷。上面是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唇印。最不可思議的是,洗浴間居然沒有門,是敞開對著大床的。人躺在床上,能看到另外一人裏面洗澡,大便。大概已經有差不多40多平米了。中間一張圓形的大床。大床上的天花板上是一張圓形的鏡子,人在床上辦事。能看到天花板下的自己。房間一角有按摩椅,椅旁的架上放不少工作。好像有皮鞭這樣子。還有一個挺高的架子,一根根紅繩子隨下來。這又是怎麽用的呀。
房間裏的裝修、擺設,女人都沒見過。但這氣氛……大美女很想轉身就走了。
「……要不……您還是找別人吧……我……這錢能當時先借給我嗎?我身份證先押在您這,您看行不……」
「……姐姐,先坐一會嘛。喝點什麽不??」
「……這……」
「……先看一會電視吧……」
妹子說了。她把電視打開,把大美女拉到床上坐下。服務行業呀,太到位了。
我開了一瓶紅酒,倒了兩杯,遞給兩美女……
「……先喝點吧,靜一靜……」
妹子輕輕地拍了一拍大美女的肩膀……
「……我放水去……先洗個澡吧……」
我打了前臺電話,讓餐廳送兩份西餐上來……
我在忙著,大美女坐在床上,低著頭。兩衹死死捏著……捏得發白了。兩條大腿交叉著,兩衹光著的小腳互相摩擦。她不敢抬頭,心裏肯定是很緊張了……突然,她抬頭說:「……老……小同誌。今晚我是要在這過夜??」
「是的,姐姐。我們先一起洗個澡。然後吃點東西……下面的事下面再說了……」
「剩下的錢……」
「……現在要嗎?我現在給妳吧……」
「……喔,不……喔,如果妳方便……喔,還是明天……我,我,我先打個電話……」
大美女拿出一臺諾基亞的老款手機,走到落地窗前。窗外是一片小海灣,海灣上拉著一圈花燈,把沙灘照耀得異常明顯。小海灣的另一面是新起的住宅區,在落地窗前居高臨下,能看到萬家燈火……
「媽,我呀……嗯……我今晚回不了了……今晚妳先撐一下。明天就……回來。有什麽自己動不的。叫旁邊病床的老太太幫下忙。要不叫護士,她們要一整夜值班的。我在趙姐那,她說晚上向她朋友借點錢……可能會很晚……媽今晚回不來的……要照顧好姥姥……」
大美女挂了電話,我走過去。輕輕地抱著她,感覺到她身子抖了一下子。想擺脫我的擁抱。但沒成功……
「……姐姐,我叫李小璐。您怎麽稱呼呀……」
「……我……我叫範寒梅……」
「……那我叫妳梅姐吧……梅姐,我就在這呆兩天……兩天後就回南方了……到時候誰也不認識誰……」
「……人如飛鴻來無信,事如春夢了無痕……好好過就是美夢,何苦留下遺憾呢……」
梅姐轉過身看著我,想說什麽的。但張開口又啞住了。
這時,妹子出來了。笑著說:「……妳倆好上了呀。水放好了……我先回去了……妳們慢慢聊……」
房輕輕地關上了,房間裏衹剩下我和梅姐。
房間裏衹有電視機的聲音在回響。我和梅姐坐在床上。梅姐兩衹手死死捏著紅酒杯的長腳。杯裏的酒晃得很歷害。
我有點後悔,真不該住這麽一個套間。以前不是這樣的套路的。以前嘛,在別的地方,衹要說出我住在酒店的總統套房。不少妹子會主動暗示上來過夜。進門後,會先驚嘆一番。整個套房轉一圈,手機拍拍這裏,拍拍那裏。主動脫衣服,脫得很快。但穿上衣服就麻煩了。早上起來的時候往往不肯穿上。說要多睡一會。不少人妻也是這樣子。但今晚很麻煩,來的是良家——好像被嚇不輕,想跑了……
我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肩膀,各種甜言蜜語湧出來。但梅姐的神情有點兒恍惚,不知聽到了沒有。不知怎麽了,今晚的我居然不想硬上。哄女人,很久沒這樣子。但過一會,女人點了點頭,好像下定決心的樣子。我試探著說:「……梅姐,我們換衣服進去吧……別怕……」。女人又點了點頭。
說完,我轉身走開。開始脫衣服。梅姐咬了咬牙,走到床上,低著頭。開始自己脫。這是個很仔細的女人,衣服雖然老舊。但她還是一件一件的脫下來,一件一件地整整齊齊地疊放在床上。以前嘛,玩過外圍,玩過會所。大多數小姐都喜歡把脫下的衣服放在酒店的椅子上。更有走狂野路線的,滿地都是內衣和底褲。上床前疊內衣的女人……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的。
我想,梅姐應該是一個挺有傳統的的女人。她的內衣都是很舊款那種。其實便宜的內衣性感的也不少。從內衣是可以看出一個女人感覺的……
我走過去,手輕輕的摟著梅姐的腰。梅姐的腰不算細,甚至有點兒粗,但梅姐很高挑……和我身高差不多,那不真有1 米7 了。所以顯得細並不粗。乳房很大,但襯托著她的身高顯得很勻稱。有點下垂,但到了乳尖的地方又翹起。這是天然的吊鐘形乳房。
梅姐沒有再推開摟在她腰上的手,衹是低著頭不看我。隨著我走進了浴室。
地有點兒滑,我扶著梅姐,兩人進了池子裏。我兩人平躺在浴缸裏,浴缸的四邊都有熱水湧出,衝出大量的泡泡,像金錢缸。我倆的腳搭了一起。梅姐把身子往缸邊收了一收,大腿盡量不想和我碰上。
我並沒有著急。夜還長著,這是一道大菜。要慢慢享受的。
這裏的浴缸設計有點兒特別。兩邊有東西的小桌板,方便情侶共浴時擺放些紅酒什麽的。我當然是把酒帶了進來。我遞了一杯給梅姐。
「來,姐。碰一下……」
梅姐和我碰了一下杯子,輕輕地眠了一小口。頭又低下了。我一衹手端著酒,一衹手從後繞過去,摟著梅姐的背。梅姐手上有杯子,不方便。肩膀推了我兩下,就不動了。我轉著身,看著梅姐姐的側臉。梅姐把頭發盤了起來,側面看去是細長、流線的天鵝一樣的脖子。摟著梅姐的左手輕輕搭在姐姐的肩膀上。掌心傳來下面的細膩,細般順滑。這皮膚比很多年青的女孩子都好,好不少。那些女孩子長年又煙又酒,夜店K 房轉場子。皮膚都不怎麽樣。
「姐,妳的脖子很漂亮。」
「嗯……謝謝……」
姐姐還是沒有抬起頭。我衹能換個話題。
「……其實,我是這裏出生的。但去了南方十幾年了……」
「……啊?」
梅姐輕輕的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下了。
「……我爸爸當年把我們一家帶去了南方……還好呀……下海下得早……不然後面也不行了。工人都下崗了……那年,我記得吃年夜飯。在酒店裏吃的,電視還有個叫黃宏的王八蛋大叫:工人要替國家想,我不下崗誰下崗。我爸可是氣得把電視都關了,說這家夥是真孫子……」
梅姐聽了,眼一下子紅了。喝了點紅酒,話盒子就打開了。她說起了很多她的往事,比如說。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那些年下的海,把兒子也帶走了。估計她兒子現在有我這麽大了。後來她和廠子裏的一個工人又結了婚。那工人老婆也死了,一個人帶著女兒。也沒辦法,誰讓她是個離過婚的女人。雖然是廠花,但廠子裏的男人都衹是惦記著她的人,不想和她結婚。但也衹能將就地找個老實地男人嫁了。誰知沒幾年,一家人全下崗了。包括她老爸、她媽、她和她老公。全部把買斷工齡的錢開了個小店,但沒撐過幾年就倒了。當官的當兵的都來搶呀。老公抗不過去,把女兒留下來就走了。倒是老人家還死撐著,去年。連她老爸也去了。人倒黴起真的喝水都塞牙縫。昨天吧,老媽也住了院。要動手術……
我聽著梅姐的話。中間不時插兩句,梅姐在說著,我摟著姐姐的手慢慢地使勁。姐姐的身子慚慚地往我身上靠,腦袋靠在的我肩上。腳也開始放我腳上搭過來。
我一邊做好聽眾,時不時吻著梅姐的發鬢。和姐姐碰碰杯子。兩杯紅酒很快下肚子了。梅姐原來繃緊的身子也放鬆下來了。
熱水泡著,梅姐白皙的皮膚已經有點泛紅。兩個雪球半浮在水面上,飛沫在乳溝中間飄揚。胸前兩個略微深紅的小葡萄在水面泡泡上若隱若現。
我摟得越來越緊,唇從鬢角到臉蛋,到脖子。終于有點兒忍不住,扳下梅姐的臉。在梅姐的唇上啄了一口,輕輕的。梅姐把眼睛閉上了。但我衹是看著這張秀氣的臉,沒繼續。梅姐有點意外。睜開了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前面是一張似笑非笑的臉。她有點害羞,腳在水下踢了我一下子。我猛地把嘴印在她的嘴唇上,舌頭伸了進去。梅姐有點不知報措,她的舌頭僵硬著。隨著我的舌頭攪動而被動的回應。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手指在她的乳暈上劃著圈圈。然後再緩緩地抓住那對乳房。搓動著,白色的泡泡在我的手和梅姐的乳房間飛揚。
這時的梅姐開始有點反應了。舌頭開始找到感覺,和我的舌頭糾纏。我能感覺到泡泡下她的雙腿開始往我的雙腿上湊著。這時的笑笑很有默契的從後抱著我,從她的雙乳幫我從後按摩。
我一衹手摟上梅姐,一衹手從乳房順勢往水裏撫摸下去。小肚臍,然後到密林水溝觀察之處。
梅姐身子一緊,摟著我的手往下抓著我的爪子。睜開眼睛看著我,咬著嘴唇。我沒有著急,輕輕在梅姐耳邊說:「姐,坐在我前面……我給擦背。」
梅姐坐上了我大腿,背對著我。我從海綿從她略顯骨感的背擦了兩下。從女人的腋下又看到乳房的側邊。我沒繼續擦背,雙臂從後摟著女人。雙手托著兩個吊鐘,撫摸著吊鐘的下沿。手指頭夾著兩滴水滴。
我手臂收緊,把梅姐的身邊再我身上拉。梅姐直接坐在我的胯上。我的兄弟已經堅硬如鐵,但被梅姐的屁股擠到我的肚子上。我的大腿能感受到梅姐兩瓣結實的肉瓣。這是一個長年有勞作的女人。雙手揉動的雙乳。我的下身的堅硬從後輕輕的觸碰到梅姐的後腰和屁股。一衹手向下偷襲,梅姐衹是像征性拉著我。我的手輕鬆地覆蓋在梅姐的陰部上,梳理著那濕嗒嗒的陰毛。
梅姐的陰毛很濃密,呈倒三角形。現在是貼在梅姐的肚子下。我的手指撩拔著梅姐的雙唇,手指頭輕輕的捏著小陰蒂。梅姐的身子有點抖動,我的手指頭沾上了有點兒粘的液體。喔,梅姐開始流水了,動情了。這女人身子比較敏感,看來很久沒男人了。真是一點就著那種。
浴缸、泡泡、紅酒、還算和諧和輕聊,讓梅姐姐有點兒迷醉了。身體的全方位接觸,敏感部位被摳弄,讓梅姐的身體蘇醒了。我吻著姐姐的耳珠子,在耳邊用夢囈一聲的音量小聲說:「姐,抬一下屁股……」
梅姐好像被催眠一樣,輕抬玉臀。我一手扶著姐姐的腰,一手扶著我兄弟。從龜頭剌向姐姐的穴口。龜頭輕輕地把兩片陰唇擠開。姐姐一下子清醒過來,玉臀想往上抬。但我扶著小腰的手拉著美女的身體往下沈。粗硬一下子剌穿了隧道,全根沒入……
「……嗯!……」
「……痛……」
我倆的喉嚨裏同時傳出悶哼……
我能感覺到兄弟從頭部到全根沒入的過程。先是一張小嘴吮吸的小頭,穿透而進。隧道中的肉壁緊緊地擠壓著肉棒。本能地要把侵入者擠出去,肉棒被溫潤濕熱緊緊裹著。我不由自主把梅姐姐和以前女人對比。倒不是輕或緊的問題。我的龜頭伸進隧道深處,頭部傳來一陣陣的吮吸。現實生活沒怎麽碰到過,倒是日本漫畫有過類似的場境。隧道的肉壁好像一圈又圈地橡皮筋組成的,套著我的槍。如果用一個名詞來解釋——武俠小說有人幻想過,叫千環套月比較貼切。肉壁也不是靜止不動,而是像潮汐一般有節奏的蠕動。嗯,這衹有經過訓練的小姐才有的專業技能。但她們都很鬆馳——這是純天然的。
極品女人——不用任何動作,不用抽插已經讓人想火山爆發,噴薄而出。
現在的梅姐感覺也很難受,幾年沒和男人做愛了。肉壁好像都粘在一起,突然一根火熱的鐵棒從外而內撕開了內壁的粘連……
梅姐姐靜靜坐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梅姐姐感覺怎麽樣,但我對自己很有信心。我雙手揉捏著前面的豐軟,像面團一下捏出不同的形態。往下的小肚子有一點發福了,但不顯胖。軟軟的,很舒服。
我吻著美女的背,美婦的脖子,含著耳珠。輕輕地夢囈:「寶貝,妳真是寶貝。我………我真不想放手………沒玩過這樣的小穴……」
梅姐軟軟地靠在我的胸前,深入體內的鐵棒想燒紅了的鐵條子。熱量從鐵棒傳到肉壁上,熱量一陣一陣湧出。肉壁- 陰道- 子宮- 小肚子- 全身。梅姐感到身子好全身的水份向下湧。陰道裏那又癢又熱的感覺讓女人扭動小腰,肉壁與鐵棒摩擦起來。感覺好像撓癢癢一樣,越撓越癢……
我感受上大腿上的美人。結實而滾圓的屁股像石磨一樣轉動,女人的汁像石磨縫中流下的豆漿,在肉壁和槍的擠壓中往下滲。隧道變得潤滑。穴口卡著肉棒的根部,隨著屁股的轉動一鬆一緊地擠壓著,精囊有股衝動往上湧。
不行呀,快射了……
「姐,起來一下,寶貝,對……就這樣,把屁股抬起來……」
梅姐輕輕的抬起玉股,我抱著美人,下部貼著梅姐的屁股。我把身體從浴池中撐起來……
「姐,向前扒著。手撐著前面……對……就這樣………嗯,對……跪著……屁股抬一抬……」
我扶著梅姐的腰,指導著梅姐扒在浴缸邊上,跪在浴缸中。我倆的身體一直緊緊相連,像連體嬰。我直著腰,雙手扶著梅姐的屁股和細腰。居高臨下,前面的女體背部是流線型的。像一個葫蘆……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1

主題

7950

帖子

9242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9242
發表於 2018-11-10 15:58 |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師兄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148forum.com

GMT+8, 2020-6-2 11:04 , Processed in 0.05014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