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世發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新界區 元朗 | 上水 | 粉嶺 | 大埔 | 葵涌 | 荃灣
九龍區 長沙灣 |深水步 |太子 |大角咀 |旺角 |油麻地 |佐敦 |尖沙咀 |紅磡 |土瓜灣 |新蒲崗 |九龍城 |觀塘
港島區 西環 | 上環 | 中環 | 灣仔 | 銅鑼灣 | 天后 | 炮台山 | 北角 | 則魚涌 | 西灣河 | 筲箕灣
深圳 羅湖 | 福田
搜索
查看: 2476|回復: 1

老婆的口交...真爽啊!

[複製鏈接]

58

主題

82

帖子

327

積分

初級會員

Rank: 2

積分
327
發表於 2018-11-12 04: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8-11-12 11:15 編輯

健身房的乒乓球桌成了我和妻子的風流之地。
  想不到,事情還是出了點意外。
  有一次,妻子在單位被評了先進,還發了獎金,晚上,我倆又在乒乓球桌上顛鶯倒鳳,以示慶賀。
  做到半途,我想換種玩法,就從妻子的小穴中抽已經濕淋淋的陰莖,送到她嘴邊。
  妻子心領神會地張開誘人的紅唇,用嘴唇夾緊的陽物來回摩擦,舌頭也在我龜頭上來回地舔著。
  最後,她把我腫脹的龜頭含了進去,“叭幾叭幾”地吮吸起來,就像一個貪嘴的小女孩,在啁著冰棍。
  而我則用雙手扯開她的兩片細薄的陰唇,舌尖在她陰蒂上舔了舔,美滋滋地輕挑著她的春穴。
  妻子渾身癢癢地縮成一團,吮吸得更歡了。
  我的下身漲得很難受,此時受到她小嘴的攻擊,馬上變得又粗又硬。
  爲了將自己的舌尖更深地插入妻子的陰道,我將她掛在一條腿上的碎花三角褲扔到了地上,又將她的雙腿架到了肩上。
  這樣,妻子的陰道就貼近了我的嘴邊,而且窄小的陰門被拉伸得很開。
  “呵呵,還沒有人想到,我端莊可愛的妻子,單位裏的女先進工作者,會以這種姿勢躺在乒乓球桌上讓我玩吧?”
我的舌尖伸了進去,像條小蛇似的在妻子的玉穴中遊動。
“都是你害的,要是被人家知道,我就沒臉見人了。”
妻子嬌嗔疲乏,陰道傳來的酸癢感讓她全身如火燒般難過,右手不由自主地掀開自己的短裙,伸手撫弄著陰道,兩根手指鑽進陰道裏面,不停地攪動著。
  “你不僅要做個先進工作者,而且在做愛上也要不甘人後,這才叫全面發展嘛。”我跟她打著趣。
  一會兒,從我馬眼裏滲出了一絲粘液。
妻子如獲至寶,更加賣力地含弄著,小嘴張得很大,暈紅的臉上一滴滴汗珠正往下滑,而左手卻在她自己的陰道內不住抽動,手指沾滿了自己的春水。
  強烈的刺激使我不由得發出哼聲,快感貫穿全身,陰毛在她的臉上不停的亂動,讓她的臉上感到一陣陣酸癢。
  妻子嘴裏的吮吸更爲劇烈,嘴角流出一絲粘液,襯著她美麗的臉,更增添了春意盎然的感覺。
  她小嘴的緊迫感也使我有了射精的欲望。
  “老公,你要挺住哦。”妻子依依不舍地吐出了我的肉棒,舌尖上的唾液和我肉棒上的唾液混合,牽成一條長長的粘液線。
  我陽物漲得更加粗大了,龜頭的青筋已經冒出。
酸、麻的感覺傳遍每一個細胞,全身的骨骼都發酸了,不顧一切地深入了她的喉嚨。
  妻子被我頂得兩眼翻白,透不過氣來。
我撫著她嬌甜的臉龐,一口氣幹了四五十下。
  妻子像是要窒息似的,唔唔叫著,粉紅漲得通紅。
  我慌忙從她嘴裏往回縮。
  妻子大口喘息著,不斷咳嗽。
  我又讓她雙手扶著乒乓桌,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
  我用手扶著粗大的肉棒,對準她已經張開小口的陰門頂了進去。
  妻子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使我的抽送略顯困難,感覺就像是陽具正被她的陰道所吸吮著似的。
  “說說,女先進工作者,這姿勢像什麽?”我來回的抽插著,讓龜頭刮著妻子敏感的陰道璧。
  “像母狗。”妻子沒好氣地答,雙頰緋紅,嬌喘不斷,用力的挺起了雪白的屁股。
  漸漸地,她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及我的身體撞擊在她屁股上的“啪啪”聲。
  我盡力的把陽具盡根的插入她的體內,引導著她跟我一同走向肉欲的高潮。
  她想推開我,但癱軟得連擡手的力量也沒有了,隻好強打精神,努力的承受著,花蕊深處那濃濃的花蜜,從泉水般的湧動。
  我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一個勁的抽插挺動,不斷的感受著妻子陰壁收縮所帶來的快感。
  妻子桃源蜜穴中的陰津已經快要流幹了,我滾燙的精液用力的射進了她的體內,直到她的子宮內。
  一次又一次的激射,每一次,都引起妻子的身體劇烈的顫抖。
  “我親愛的女先進工作者,今晚我的獎賞,比起你們公司老板給你的獎狀和獎金怎麽樣?”我得意地問。
  “呸,人家懶得理你。”
妻子唾了我一口,看了看腕上的小手表,慌慌地說道:“都快到十二點了,快回宿舍休息吧,今天玩了半個多鍾頭呢,比平時足足多了三倍時間,明天早上我不能睡懶覺遲到了,讓公司裏的人要笑話我這個先進工作者。”
  “那是。”我趕緊拉著她的小手下了樓。
  這個晚上,我們倆人裸體相擁,睡得特別香。

  但第二天早晨醒來,妻子起床時,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她昨夜被我的勇猛弄得迷糊了,匆忙中竟是光著屁股跟我下樓的。
而她那條碎花三角褲還扔在樓上乒乓球桌的地上。
  她慌忙套上衣裙,跟我一起沖上樓。
  幾個晨練的男人正在打乒乓球,一見她,褲襠裏隆起了一塊,訕笑著說道:“早呵,想不想打幾局?”
  “不!不!”她心神不甯地將目光往地上一掃,那條碎花三角褲不見了!
  天哪!她一下驚得花容失色,我也不知所措。
  “喂,你們打不打球呀?”幾個男人大聲問,其中一個還討好地將球拍丟給妻子。
  他們平時最愛跟我妻子打球了。
  妻子身軀輕盈,球技也還過得去。但最吸引人的,還是她打球時的神態和體態。
  妻子打球時總是喜歡穿無袖的小背心,運氣好的話,當妻子彎腰撿球時,他們還可以乘機欣賞她的乳房。
  “不,你們玩吧,我不想打。”妻子搖了搖頭。
  “你們不打球,那這麽早上來幹嘛?”其中一個男人問。
  “沒……沒什麽,上來看看。剛吃飽飯,沒事做……”妻子臉紅到了脖子,裝著看了一會兒球,然後屁股一扭,下了樓。
  幾個男人目不轉睛地看著她有背影,打球都找不到感覺了。
  “都是你,害人家把小內褲弄丟了。”她在樓梯口,委屈地跟我說。
  “對呀,它會到哪兒去了呢?”我狐疑地說。
  “會不會被打球的那幾個男人撿了?”妻子擔心地道。
  “不會吧,我沒看到他們身邊有你的內褲。”我極力安慰著她。
  “撿到的人怎麽會將我的內褲放在身邊……”
妻子不安地用手絞著裙角說:“這下我醜出大了,內褲丟在球桌下,撿到的人一定會猜到我們在球桌上做啥了呀!”
  “你別擔心,就算被他們撿了,也沒什麽大不了,誰知道那是你的內褲哇!這樓上的女人,又不是隻你一個。”我仍在寬她的心。
  “你知道個啥!現在都流行單色調的女內褲,這樓上隻有我一個女人穿的是花內褲,人家也都是爲了你……”妻子更感委屈了。
  確實,我一直喜歡妻子穿著帶花的內褲。
我也注意到,女人們曬衣服時,隻有妻子一個人的內褲是綴花的。
  “你別擔心,也許是被做衛生的保潔員當拉圾拿走了……”我勸慰著妻子。
  “但願如此吧!”妻子無奈地歎了口氣,換上工裝,勿勿忙忙上班去了。
  一連幾天,妻子都像是丟了魂似的,爲內褲丟失的事緊張不安,我拉她上樓做愛,她也不肯。
  但一切都很平靜,沒有人找她麻煩,也沒有人跟她拿內褲的事開玩笑,更沒人拿這事威脅她。
  妻子終于放松下來,認爲內褲確實也被一個不知情的人撿走了。
謝天謝地,她又同意跟我上樓了。
  這天月光不錯,小小的宿舍內又蠢蠢欲動起來。
因爲彼此都有點心照不宣,大家的動作都越來越放縱。
我和妻子都感覺到床鋪的搖動,又聽到那種熟悉的聲音,輕手輕腳下了床。
  “這麽晚了,你們還出去呀?”隔床上的男人聽到了我們的動靜,竟停止了動作。
  “是呀,是呀,我們到外面去吹吹風,賞賞月亮。”妻子沖我吐了吐舌頭。
  “還是你們大學生浪漫呀!”另一張床上的男人竟也甕聲道,他說話時有點喘,可以想像,他此時一直還插在他老婆的體內。
  “我們出去一會兒,你們繼續。”我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拉著妻子的小手出了門。
  不過,這次妻子做了個有心人,下床前,有意解掉了胸罩和內褲,隻穿著連衣裙。
這樣,她裙子裏邊是一絲不掛的,上樓後,我隻要撩起她的裙子,就可以跟她盡情做愛。
我也不禁佩服她的天才,妻子在做愛方面這是蠻有靈氣的。
  上了樓,我就迫不及待地將妻子按倒在乒乓球桌上,掀起她的裙子。
月光如水般從窗口照射進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妻子如花似玉的胴體。
妻子大腿雪白而頎長,胯下雖是黑乎乎的一片,但陰毛並不是很茂密,而是有些稀疏。
  有一段時間,我很向往妻子能長一團茂盛濃密的陰毛,爲此,我還查了不少資料。
聽說給女人剃淨陰毛,再用生姜片塗擦其陰部,可令其陰毛生長。
  那天中午,正好宿舍裏沒人,我想如法炮制。
想不到妻子對我給她剃陰毛很抵制,說萬一被人家知道,就無臉見人。
  我說:“你又不會拿陰戶去公開展覽,別人怎麽知道你被剃了陰毛?”
  妻子說:“男人當然不會發現,但女人呢?我可是一直在公共浴室洗澡,她們怎麽會不注意到我下面沒毛?要是問起來我怎麽說?”
  我說:“你不會選沒熟人的時候去洗澡嗎?萬一跟人家面對面,你也可以用浴巾擋一下陰部哦!誰還會掀開你的浴巾,看你的下陰?”
  經過我的軟磨硬泡,妻子終于同意剃毛。
爲妻子剃陰毛的過程也十分激動人心,當小剪刀“卡擦卡擦”地剪著妻子卷曲的陰毛時,她那嬌羞的模樣兒別提有多可愛。
最後,我又用剃須刀“滋滋糍”地將她的陰阜刮了三遍,直到將她的下面刮得幹幹淨淨。
  我看著妻子跟往日風味迵異的無毛陰戶,忽然性欲勃發,撲上去,用嘴吻住她像嬰兒小嘴似的陰戶,將舌尖捅入她窄長的陰道。
  由于她陰戶上無毛,我啃起起特別方便,不用像以往那樣擔心將她的陰毛弄到嘴裏,所以我一會兒將她綿軟的陰唇吸入嘴裏“咕唧咕唧”地輕嚼著,一會兒又將舌頭鑽入她的陰道深處,“刮滋刮滋”地吮吸著她的玉液瓊漿。甚至還將鼻子擠入她的兩片光潔的陰唇中間,吭赫吭赫地不斷挑逗著她小巧的陰蒂。
  她受不了了,屁股扭動著,雙腿伸縮頻頻,不住的夾攏張開,鶯聲燕呢地哼著,舌頭也主動張嘴含住我的陽物,又沿著我高高翹起的肉棒下沿細舔。
  我感覺妻子的小嘴比她的肉穴還舒服、刺激,快爽到極點了,轉動肉棒讓她的嫩舌在我的龜頭上打轉。
  妻子注視著我的肉棒,動人的睫毛偶爾挑起,看我一眼,不時地將嬌舌在我怒漲的龜頭上下移動,最後含在嘴裏用舌頭攪動著。
  因爲太刺激了,我隻在她嘴裏抽了三十幾下,就身體一顫,一股股精液象子彈一樣射進她的喉嚨。
妻子還來不及反應,就從她的喉嚨裏下去了。
我的精液還在“噗噗噗”地狂噴。
  “哇,你好惡心,弄人家一嘴漿糊!”妻子弄了滿嘴的精汁,做出張嘴欲吐的樣子。
  我也滿頭大汗,臉上充滿幸福滿足的笑容,撒嬌似的說:“老婆,吃下去,人家說男人的精液是女人最好的美容師呢!隻要女人經常吃這東西,就永遠不會老。”
  妻子隻好“咕咕咕”的將精液全部吃進了肚子。
  事後,妻子低頭看了一眼,下面被我舌尖插得一榻糊塗,而又滑溜溜的水蜜桃,低垂下眼簾說:“羞死人了。”
又叮囑我:“別把我的陰毛亂丟,要用紙包好,扔進垃極箱,免得被人家撿到,就出大笑話了。”
  我嘴裏答應著,卻將她的陰毛用紙包好,沒舍得丟,而是蔵進了床底下的小皮箱。

  第二天,妻子上班時總有點不自在,別人望她下身盯幾眼,她就不由得夾緊雙腿,好似生怕他們會看穿她陰戶上無毛的秘密。
幸好一切如常,沒人察覺她這個工作負責的大美人,是被老公剃光了陰毛來上班的。
  等妻子的陰毛全部長好,我又一次剃光她。
如此反複了三五次。
妻子的陰毛比過去略粗了點,但並不見多起來,也遠達不到茂盛的程度。
  有一次她洗澡時,還是無意間被女伴發現了陰上無毛的跡像,女伴很好奇,問她究意是怎麽回事。
  她鬧了個大紅臉,狼狽地說:“我有點怕熱,所以把它剃了,這就跟女人到夏天要把頭發剪短是一個道理。”
  關不住嘴的女伴可能把她的秘密透了出去,從那以後,一到夏天,男同事們看她的眼神就有點怪怪的,甚至有人跟她開玩笑說:“美人,夏天到了,有沒有剪短毛發呀?”
  其實,這段時間,我的觀念發生了改變,覺得妻子稀疏的陰毛也很有味,早已不再幫她剃毛了,但她卻一直背負著“無毛美人”的盛名。
  這時,月光照著我妻子迷人的陰戶,還有可愛的俏臉和小嘴,我的下身又一次勃了起來。
面對著仰躺在乒乓球桌上的她,我該先插她的哪一個孔洞呢?
妻子仰躺在乒乓球桌上,月光傾瀉在她身上,使她顯出如夢似幻般的美麗。
  我猛撲過去,抱住了她,一隻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揉捏,另一隻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把她的乳頭輕輕夾在手指間,用整個手掌包圍著乳房揉搓。
  “老公,你別亂來呀。”妻子欲拒還就地嬌叫著。
  “我就是要亂來,怎麽了,你叫呀!”我毫不猶豫地抱緊了她。
  大多數男性覺得隻要對女性體貼服從,便能博取女人的歡心,其實這可能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錯誤!
  很多心理學專家的分析,原來就算最正常的女人也有依附男性的心理,對待女人,應該主動時便要發號施令;強硬的時候,也要強硬到底。
  我當然明白這個道理,開始時,是在妻子乳房上輕揉的愛撫。
當她露出陶醉表情,嘴裏發出甜美的歎息聲時,就用指尖用力把乳房向上拉,再用手掌溫柔的包圍乳房輕揉,接著,從乳房的邊緣,如擠般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
  每次打乒乓球時,妻子的這道乳溝,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
  這時,她的乳頭上如魚網般密布的各個細胞的感覺神經末端,接受到來自我手指的刺激,使她産生了一陣爆發性的快感。
  她不由緊緊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過我的雙唇渡了過來,在我嘴裏不停地攪動,小手圍繞我的身體,用力抓著我的後背。
  我的腦海裏不由浮現出妻子爲我口交的一幕幕,還有男人們色迷迷地看著她打乒乓球時的情景,一邊跟她熱吻,一邊揉搓著她的乳房。
  “親愛的,你的乳房,好像兩隻巨大的乒乓球呀。”我獻媚地說。
  “說像雪球還差不多,世上哪有我這麽大的乒乓球?”
妻子忍不住發出甜美的嬌聲,隔著我的褲子抓住了肉棒,
“你這兒硬起來,握在手裏,倒有點像球拍呢。”
  經過一陣狂吻,妻子的舌頭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我的嘴。
  我撫摸著她兩腿中間柔軟的陰部,問道:“想做愛了嗎?”
  “想,想死人家了。”妻子故意嘟著嘴回答道。
  “想跟我做,還是想跟宿舍裏那兩個能征善戰的家夥做?”我戲虐地問道。
  妻子的臉又紅了,羞澀地回答:“當然想跟你了,我才不想別人家的大雞巴呢。”
  第一次從清純的妻子口中聽到雞巴一詞,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沒想到平時文靜的妻子也能說出這麽下流的詞彙。
  “親愛的,你說的是真的?”我心一動。
  “當然了!”妻子嬌嗔地偎在我懷裏。
  “可……你是不是見過他倆的下身,不然怎麽知道他們是大雞巴?而不是小雞巴、短雞巴?”我突然殺了她個措手不及。
  妻子先是一塄,接著羞澀地低下了頭,用指尖點了一下我的額頭,說:“傻瓜,看你想哪兒去了。他們跟我們在同一屋簷下住這麽長,每次又在床上弄那麽響,那麽久,我還能猜不出來嗎?”
  我心裏又是一亂,妻子的話是可信的。
不過,想到那兩個家夥在跟自己的老婆做愛時,我的妻子卻在胡亂猜想他們雞巴的大小,又讓我有點吃醋。
  “說實話,他們在做愛時,你是不是也希望自己的下身插著一根大家夥?”我的手摸向妻子的下陰,從她的小洞裏探了進去。
  “你明知道的,我不回答你。”妻子屁股一扭,轉過身去,小手卻抓著我的陽物不放。
  家裏有這麽一個風情萬種而又溫柔可愛的老婆,我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晦氣。
  “老公,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妻子又轉回身來,吊住我的脖子,撒嬌地道。
  “要……當然要了。我要你……你這麽漂亮,這麽迷人,我要是不要你,別人肯定早把你搶走了。”我又在她面頰上吻了一下。
  “那你快一點來嘛。”妻子有點緊張地催促道,“在這兒時間太久,我總怕夜長夢多。”
  說著,她主動撩起裙子,直接露出了雪白而向上翹的屁股……
  “你……你裏面……真的一點沒穿東西?”我還想逗逗她。
  妻子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開口說道:“人家上次將小內褲弄丟了,這次不想重犯同樣的錯誤了。”
  “哼,說不定,你上次是故意是丟下小內褲的呢……”我仍在有意逗她。
  “你神經呀?人家爲這事已擔心得不得了。我好怕會有什麽意外……”妻子憂心仲仲地道。
  “一條小小的內褲會有什麽意外呢?”我不以爲然地問。
  “我也說不清,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我的這條小內褲沒有進拉圾箱……究竟是誰撿走了我的小內褲呢?”妻子蚊聲道。
  “我也有第六感,我覺得一定是個男人。說不定,那家夥正在對著你的小內褲手淫呢。”我捉狹地道。
  “哎呀,很有可能,現在變態的男人特別多……”妻子一下花容失色,
“真是醜死了,說不定,我的內褲上還粘著幾根我的陰毛呢,要是落在那家夥手裏,豈不是讓我無臉見人?”
  “無臉見人?那你就用屁股和陰戶見人得了。”我笑笑說。
  “呸,人家跟你說正經的呢。”妻子粉臉漲紅。
  “你這次出的醜真不小,說不定,那家夥得到你的內褲,正幻想著摟著你,對準了你的小穴,美美的插著你呢。”
我一說到這兒,不禁妒火中燒,“還有你的陰毛,也一定會給他不少刺激。”
  “我天天面對那些男人,可我卻不知我的內褲究竟在誰手裏?還有,那家夥懷裏揣著我的陰毛,他會怎麽想我呢?又會做出什麽出格的事來?”
妻子不安地扭著腰,小手還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自己的下體,好似生怕有哪個壞東西會乘虛而入。
  “是呀,說不定,他會打電話,讓你到一個偏僻的地方取你的內褲和陰毛,逼你跟他做愛,當他的情婦,或者幹脆強暴你,甚至約好幾個朋友輪奸你……如果你不肯到那種地方去,他就威脅要將你的內褲和陰毛公之于衆,甚至拍照在網上流傳……”
  “天哪,這我可該怎麽辦呢?”妻子小鳥依人地偎在我的懷裏,無助地望著我,那眼神又淒楚又可憐。
  “怕什麽?這不過是我的猜想,又不是真的有人能幹到你。這幾天一直沒人騷擾你,說明那家夥還沒想到這些點子,或者根本就是個膽小鬼,他能得到你的一條內褲,已該滿足了,你是我的,隻有我一個人可以享受你,享受的肉體。”我說完,望著妻子那雙汪汪的大眼睛和秀嘴。
  “如果真是這樣,就太好了。”妻子嫣然一笑,寬心了許多。
  她雖不是櫻桃小嘴,可厚厚的雙唇卻非常的性感,而且,這可是一張會唱歌而且吃過男人那東西的秀嘴呀。
  我不由又跨到她臉上,說:“今夜,你的唇形特別漂亮。”
  “你是不是又起壞心了?”妻子眉如春山,鼻如鵝脂,那張俏臉紅起來,漂亮的小嘴卻微微張開……
  有個會吃屌的老婆,就是不一樣呀,會給做愛和生活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樂趣。
不過,妻子好像還沒找到感覺。
  我的龜頭在她嘴邊徘徊。
  “怎麽不進來?”妻子扭了扭屁股。
  她的小屁股實在迷人,圓圓翹翹的,走到哪裏,都會成爲男人注目的焦點。
每次打乒乓球時,更有很多男人簇擁在四周,說是看球,其實不如說是看她乳巔臀搖的小模樣兒。
  她起初也有點不好意思,但習慣了,也就自然了,不再忌憚男人們那種欣賞的露骨目光。
  “嘻嘻!老婆大人,你的銀牙那麽厲害,沒你的吮許,我可不敢造次。”我用很無辜的眼神看著妻子,身子卻朝前移了移,粗大的肉棒已抵在她的嘴唇上。
  “嗬嗬,你怕了?”一股淡淡的騷味刺激著妻子,她眼神變得更爲朦朧,心領神會地捧著我那根雞巴,虔誠地用嘴吮吸起來。
  雖然有少許腥味,但她還是用嫩舌舔著我的卵蛋,最後又大膽地張開櫻唇,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
  就在肉棒進入她秀口中的那一刹那,我身子輕輕一顫,深吸了一口氣,妻子溫暖而小巧的嘴令我全身起了一陣酸麻感。
  我屁股朝前一聳,肉棒直往她口中鑽去。
  長長的肉棒直抵妻子的咽喉。
  妻子的呼吸開始有點變粗,上氣有點接不上下氣地呢語著,迷人的舌頭隨著伸縮時顯時隱。
  我又擁著她,問:“口交的感覺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你倒快活了,人家的腮幫子卻累得又酸又麻……”
妻子嗔了我一下。嫩舌卻象靈蛇般的在我龜頭的肉溝上打轉,磕、舔、吻、咬,直弄得我下身如爆,忙深吸一口氣才摒住精關。
  “我會補償你。”盯著她被我肉棒撐得滿滿的小嘴,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怎麽補償呵?”妻子有意挑我。
  “就是下次我也幫你舔陰啦。”我陶醉地道。
  “呸!想得美!”雅惠嬌嗔地一扭小蠻腰。“人家現在就要。”
  “可我今天已嗽口了,不想吃你下身那爛杮子。”我發現妻子下身已是春水淋漓了。
  “我不想吃我的爛柿子,我也不想吃你的爛香蕉!”妻子賭氣地吐出了我的龜頭。
  美人生氣的樣子,真是既惹人憐,又惹人愛。
  “說實話,親愛的,你後不後悔嫁給我?”我在她肥翹的屁股上拍了拍,溫柔地注視著她。
  “如果早知道會這樣的話,我才不會嫁給你呢,沒錢又沒勢,還會欺負人,硬將髒東西往人家嘴裏塞,壞透了。我嫁給你,真是大傻瓜一個。”妻子故意嘟起還粘著我精汁的小嘴,撒嬌地道。
  “真的?”我假裝喪氣地垂下頭。
  “騙你的啦,其實,從我變成你太太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的幸福隻會變得愈來愈多。”妻子卻深情地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
  “像我這樣一無所有的一介書生,娶了你這樣的老婆,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啊。你肯爲我口交,已經讓我過上了皇上的生活了。不過,我也不會虧待你。我沒本事幫你買房子買車子,但我可以讓你擁有一根愛你疼你的大屌子……”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讓妻子雙手撐著桌子,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翹起,我站在她的屁股後面,欣賞著她那圓滑光潔的屁股。
  從臀溝中可以清楚地看見妻子已張開小口的肉洞和緊緊閉合著的菊花,小小的陰唇和粉紅色的小菊蕾是那麽的耀眼。
  我再也禁不起這種誘惑,把臉緊緊地貼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頭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兩片陰唇,當然也不會放過那小小的菊花。
  妻子剛剛洗過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
  我在妻子那已經潮濕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並在她肥嫩的右側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妻子“啊……”地叫了一聲。
  “小騷貨,我讓你叫。”我故意肥勃起的肉棒在妻子的陰唇上和菊花上輕輕碰著,同時雙手把玩她那渾圓雪白的屁股。
  “啊……老公,你……快一點兒……”妻子垂下眼簾,柔聲央求道。但小屁股卻向後迎合著我。
  “是不是受不了?你這個欠人肏的小騷貨,沒人幹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說著,把黑紅的屌頭從妻子緊緊的屁股縫裏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
  在妻子肉洞裏肉汗的潤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齊根進入,龜頭狠狠地頂在她的花心上,頂得她兩腿一軟,“啊”地叫出了聲,乳房也在胸前晃來晃去。
  我一面噗滋噗滋地抽送,一面把手伸到妻子的裙子裏面去撫摸妻子那小巧的乳房。
  隨著我的抽送,妻子雪白的屁股扭動起來。
  看著她紅潮的臉頰,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
肉棒齊根插進了她粉紅的小肉洞,並不時地把龜頭頂在她柔軟的花心上研磨著。
  妻子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並伴隨著“哦哦”的呻吟,用力甩著頭。
  我來回的抽插著粗壯的陽具,讓龜頭刮著妻子敏感的陰道璧。
同時,強忍著欲射的念頭,兩手一會兒撫弄她圓潤的肥臀,一會兒去抓她的豐乳,藉此分散龜頭處傳來的極度舒爽。
  她那兩瓣白生生的小屁股被我的雙手揉捏著,淑椒般的嫩乳左右夾擊著我的手,酥麻的觸感更是讓我興緻大開,挺動著自己那雄偉的利器,一往無前的向著她的神秘的花園沖刺著。
  兩人似乎已經忘記了時光的流逝,哪裏還記得起什麽時間和地點。
  此時妻子已是渾身細汗涔涔,嘴裏不停地“啊……嗯……”地開始唱歌了。
  可此時我根本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妻子是一個女人,一個美麗的女人,一個能讓自己感到快樂的女人。
  于是我一個勁的抽插挺動,不斷地感受著她陰壁收縮所帶來的快感。
  妻子桃源蜜穴中的陰津已經快要流幹了,我哆嗦了幾下,趴在她的背上不動了。滾燙的精液用力的射進她的體內。
  “親愛的,跟你做愛真是太舒服了……娶了你這麽個上下兩個洞都能用的好老婆,我真不枉來人世一場呵。我相信,世上像我這快樂的老公並不多。”
好一會兒,我才“噗”的一聲,拔出了濕漉漉的陰莖,緩緩地離開了她的身體。
  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隨著妻子微微腫起的陰唇間流了出來。
  就在我擡起身的一刹那,我看到窗外好似有個人影……

0

主題

5920

帖子

5154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5154
發表於 2019-6-9 20:22 |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148forum.com

GMT+8, 2019-6-18 06:26 , Processed in 0.07305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