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世發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新界區 元朗 | 上水 | 粉嶺 | 大埔 | 葵涌 | 荃灣
九龍區 長沙灣 |深水步 |太子 |大角咀 |旺角 |油麻地 |佐敦 |尖沙咀 |紅磡 |土瓜灣 |新蒲崗 |九龍城 |觀塘
港島區 西環 | 上環 | 中環 | 灣仔 | 銅鑼灣 | 天后 | 炮台山 | 北角 | 則魚涌 | 西灣河 | 筲箕灣
深圳 羅湖 | 福田
搜索
查看: 7866|回復: 1

媽說,跟二姨說好了

[複製鏈接]

58

主題

82

帖子

329

積分

初級會員

Rank: 2

積分
329
發表於 2018-11-12 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那年我25歲,在當地一所大學剛畢業一年就考上了公務員。與女朋友處了2年了,要結婚時我拿著媽媽的全部積蓄買房,但是未婚妻卻要在房證上寫她的名字,我們大吵了一架後,與女友分手了。新房沒收拾上,就還住在母親家。在我8歲的時候爸媽離了婚,爸爸有了別的女人遠走了,從此,我與媽媽相依為命。這期間,媽媽也找過物件,我感覺還有過叔叔在我家過夜,但是,處的時間都不長,也許媽媽放不下我。媽媽平時愛運動,注意保養,上班都走去,身體很豐滿白皙。

  我21的時候,有一天媽媽有病了,晚上我們睡在一張床上看護她,半夜醒來我的手感覺在媽媽的毛毛上,我就摸了摸,感覺一個裂口,我就伸進去了。我心裏很激動,我知道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逼啊,真好啊,我默默地扣著,雞巴很硬,裂口上一個肉粒硬了。媽媽還閉著眼,但是感覺呼吸重了,這時媽側了身把後背朝向我,我就把硬硬的雞巴貼了過去,一下一下頂著媽媽的屁股,很難受。媽媽說話了,問我怎麼了,我說難受。媽媽就翻過身,摟了我,隔了褲衩摸了我的硬硬的雞巴,問我這難受啊?我嗯了一下。媽媽幾把手伸了褲衩中握住了。我更難受了,我就摟緊了媽媽,身子不住的頂著媽媽,媽媽咳了一聲,就擼起來了,我享受著嗯嗯著。一會媽媽問我:好沒,我說沒好。媽媽又擼,我這時把手伸進了媽媽的褲衩,胡亂地摸媽媽毛,由於媽媽並著腿,幾次也沒摸到裂口。突然感到媽媽的腿抬了起來,我順利地扣進全是黏黏的液體的裂口之中,我就伸進兩個手指來回快速扣著。這時媽媽啊啊起來,擼我的力量大了起來,把我攥的都疼了,媽媽平躺起來,手裏依然快速地擼著雞巴,但是腿張開著,另一個手摁住我伸進去的手,不讓我出來,口裏哎呀哎呀地啊啊的大喘氣。我硬的不行了,我喃喃地說媽我難受,媽說終於說:來吧,快進來吧。媽媽就把我的褲衩脫了,硬硬的雞巴翹著,媽媽用嘴裹了一口,說進去吧,就把自己的褲衩也脫了。媽媽平躺著,腿叉開著,黑暗中,我把手摸著媽媽的大裂口,扶著翹起來的雞巴就插,幾次都沒插對,媽媽抓過雞巴,擼了幾下鬼頭,把雞巴插進全是黏黏的口子中,好受死了,我頂啊轉啊。媽媽說操啊,上下操,一伸一出的弄。我就按她說的弄,果然好受,我就快速的操起來。媽媽大聲地哎呀,我也哎呀,我摟著媽媽,媽媽親著我。整個過程我倆沒再說話,我就趴在媽媽身上一個勁地插著,媽媽就哎呀著,沒10分鐘我就感到媽媽的陰道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吸著我的雞巴,我嗓子鹹鹹的,涼氣順著脊椎往上穿,雞巴就突突地吐出了不知道什麼東西……雞巴在逼裏跳動著,媽媽不住地摸著我的頭,問我好受沒,我嗯了一聲。媽媽的大腿上全是黏黏的水,我們都大汗淋漓。從那以後,我就不出去玩了,下午放學就往家跑,我晚上都要賴在媽媽屋不走,躺在媽媽懷裏看電視,一會兒就先睡著,媽媽也就睡了。半夜醒了,我就摸媽媽的黏黏的裂縫,媽媽被我摸的醒了就抬起腿,讓我摸,我摸一會,就就把雞巴插進去,媽媽側身撅著屁股哎呀著,有時說“使勁、快”。我就摟著媽的腰,使勁的衝撞,雞巴在媽媽的粘液中如魚得水,有時還拿出來,磨一會兒著媽媽的肉粒,媽媽就挺著等我繼續,我就故意延遲,一會媽媽就急促地說“插進去弄,快點啊”,我就把雞巴對著口狠勁一插到底。媽媽看我每天都要,晚上就對我說今晚不行,身體要緊你回去睡,明天再來,為了不讓我想,有時媽媽還到不遠的二姨家過夜。但是第二天晚上,我卻操的時間很長,有時要弄三、四次。媽媽輕歎著,也沒辦法。

  人有不測風雲。就在去年冬天,48歲的二姨夫卻突然得了肺癌,在二姨和剛結婚的妹妹的淚水中,一個月後二姨夫走了。媽媽擔心二姨,就讓二姨搬過來住,我不同意也沒辦法。我家老式兩間房。我就提議把把媽媽房間的大床換成兩個單人床,我搬到媽媽房間,讓二姨在我的屋子住,二姨一個勁的說不要麻煩。在晚上我們一家吃過飯,媽媽就與二姨外出散步,晚上閉燈後,我就上媽媽的床溫存一會,就扛起馮媽的豐滿的白腿蹲著急切地操起來,媽媽捂著嘴嗯嗯著,我們小聲的說著悄悄話,問媽好受不,媽說好受,逼裏可想讓你操了。說的我雞巴硬了,我就又操,讓媽撅屁股操,下地在床邊操,有時媽媽在二姨那屋嘮嗑我睡著了,第二天就晚上班,堵著媽媽央求弄一下,媽媽沒辦法,就脫褲子撅起大白屁股,我讓媽媽兩手扒著屁股的大逼兩側,我就幹著。有時我們操逼時,我問媽媽還讓誰讓我幹,媽媽就說讓你幹二姨家妹妹,我說不,媽媽就說幹你吳老師,我還說還有呢,媽媽說幹你二姨,你二姨屁股肥,我就使勁使勁幹起來,媽媽感覺到提到二姨我來勁了。

  但是有一天在與媽媽愛愛時媽媽說疼了,我說沒事吧,還是把硬硬的雞巴往大裂口裏幹著,媽媽臉緊鎖著,汗水不住地躺了下來,我就側身慢插著。媽媽說,媽媽老了,經沒了,逼裏水少了,你要快點找對象,那是長計啊。我說,媽媽我不找了,我就和媽媽過了,媽媽說傻小子,那不行。我說媽水少了,也能操吧?我就試著弄起來,但是媽媽還是說疼,我就下來了。以後的日子很難過,由於以前都一直釋放,一旦停下來,就難受的不得了。媽媽看在心裏,晚上就讓我到她被窩,叉開腿說,“兒子,你弄一會吧”,我就把紫色的雞巴撩撥一會裂口,就快速插進去,用力操起來,媽媽嗯嗯著,一下一下摟著我的屁股往下按,終於射了我舒心的喘著氣睡著了,第二天媽媽卻在家躺了一天,我下班回家,問媽媽怎麼了,媽媽說你弄的。我說“啥?”,急切地掀起被,扒下媽的褲衩,分開毛毛,看見媽媽的原來黑色的裂縫周圍紅腫了,逼裏用著白色的粘液。我親揉著,“都怪我啊”流下了淚水。以後,晚上都是我輕輕地插進媽媽的逼裏,慢慢的弄幾下,一要興奮,就抽出來,讓媽媽用嘴裹出來。但是,真的沒有壓在媽媽的奶子上雞巴插在黏黏的逼裏好受啊。媽媽看我失落的樣子心裏也難受,總摸著我的頭說,找對象吧,娶個大姑娘弄滋味好。我說不稀罕,就要媽。那不行啊,兒子,你終究要找個人過啊。我心裏煩,突然大聲說,“我說不用就不用,你不要管”,起身摔門走了。我知道媽媽在流淚,但是我心裏也難受,我不想離開媽媽,就是找媳婦結婚也要與媽媽一起住。

  有一天晚上吃過飯媽媽沒和二姨出去,就在我倆的屋子裏說話,媽媽說,小*你瘦了。我說工作忙一些。媽媽歎口氣說,物件看了十多個了吧,都沒看上?我嗯了一聲,說沒有好的。媽媽沉默了一會說,你二姨最近挺精神的,前天我陪她買了不少新衣服,她比我小6歲,體型比我好,物件她也不看,你們倆這是怎麼了?那天我跟你二姨嘮起你,你二姨也說“小*多優秀啊,長得帥、大個子、有涵養、公務員、又孝敬,找啥樣的找不到啊,怎麼就找不到呢?眼光太高,那天我說說她”,我也沒吱聲,媽媽繼續“你去和你二姨嘮嘮,她可關心了你了,說可喜歡你了。”又一天晚上我到二姨的屋說話,二姨確實長的年輕,46歲,但是膚白體嫩,胳膊圓潤。二姨穿著薄薄的粉睡衣,白藕似的小腿露在外邊,肉肉的大腿緊貼著睡褲,隨著飄來的淡淡的香氣,我真的沉醉了。二姨嘮起姨夫,嘮起妹妹,說起我小時候的事情。她握著我的手,說到傷心處,淚水潸然而下。我急忙擁著二姨的肩,用濕巾給二姨擦著淚。說二姨,這裏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兒子,以後我要照顧你,二姨感動的撲到了我的懷裏,摟著我,身體顫著。我感覺了二姨鼓鼓的胸部,裏面的奶子頂著我的胸,我想躲而二姨卻摟緊我,我就感受著大大的奶子在我胸前滾動,我沒辦法的硬了,二姨裝沒看到。夜裏我睡不著,想著那個肉肉的奶子,雞巴硬硬的立著。就到媽媽的床上,抬起媽媽的腿,揉著媽媽的裂口,頭埋在媽媽的後背就操進去了,操的很慢怕媽疼。媽媽很敏感,問怎麼了,我沒吱聲,媽媽說,到二姨那看到什麼了吧?我嗯了一聲,狠勁操了一下。媽媽悶悶地哎呀一聲。媽媽自言自語“二姨真的很好,比我小六歲,還行”。

  沒過幾天,一天晚上才8點多我在看電視,媽媽突然把燈閉了,過來樓著我,手伸進我的襯褲揉起來,沒幾下就粗了翹起來,媽媽一下一下的擼著。問我這一陣難受沒,我嗯著。媽媽貼著我的嘴說“咳,都怪媽媽嘮了,不能心疼你了。我跟你二姨嘮你了,讓你陪她睡,她跟我說只要姐願意那就行吧,你可以過去侍喚她”我推開媽媽,瞪著眼說媽那哪行啊,我們…?媽用嘴堵住我的嘴,又抬起來說“兒啊,二姨很水靈,你也不賠。而且你也可以解一解需要,我可不想我的寶貝總立正沒人管,我和你二姨都是你的。”我疑問的看著媽媽,媽媽回應的肯定的目光。

  第二天晚上,吃過飯收拾停當,媽媽拉著我的手走進了二姨的屋子。二姨坐在床上爽朗的笑著,我們談論著一天的見聞,一會兒媽媽說我困了,你倆嘮吧,小*今晚你就跟二姨住吧。媽媽捂著嘴很不自然的打著哈欠走了。二姨拉起我的手,說小*,你媽對我說了,說你不找對象,說想我是嗎?我看著圓潤白皙的臉龐,微微魚尾爬在眼角仍擋不住富有活力的丰韻。二姨在一家國企財務部做管理,事務清閒,很會辦事,說話柔柔地低沉。“我和你二姨夫感情很好,我們在一起那方面也好,所以我心裏容不下別的男人,但是你除外。”二姨說:“你從小我就喜歡,那天你在我屋我有些傷感,看到你那個地方鼓起來,我也心酸,你也沒個自己女人照顧,哎”。“二姨,我心裏只有你們倆,我要照顧你們一輩子”我說。

  二姨讓我坐到到床上,摟著我說,你也不小了,有那方面的需求,你怎麼辦啊?我說忍著唄,二姨心疼的看著我的褲襠處,說“你媽媽問我可以與你一個被窩睡嗎,我說姐你願意我就行,沒成想,她來真的,跟我說,讓我與你睡覺讓你弄我,我看著你媽是真的,我也同意了”,“小*,你願意嗎?”,我說“知道二姨疼我”。二姨閉了燈,脫了衣服,也脫了我的衣服,就樓起我,說“兒啊,二姨喜歡你,要你弄我,我真喜歡啊。兒啊,以後別憋壞了,放我這裏吧”,二姨親了我嘴一下,手就伸向我的下面,上下摸起來。我們對親起來,二姨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我也伸進她的嘴裏。我們親著,我的下面就硬起來,我拉二姨的手讓她摸,二姨一碰上就縮回去,“寶貝,好大啊”,她急切的摸著,我的手就伸進了她的下麵,下麵的毛毛很豐茂,裏面的大口子張開了,水都溢出來開了。二姨說“插進去不?”我說嗯,二姨就高高地叉開腿,我沒扶就直接插進去了,我狠狠的幹起來,把這一段的忍耐、難受都釋放出來,我說:“讓我狠勁幹幾下行不?”二姨說“行”就把腿叉的更大,我就急急的弄,二姨還是憋不住的“啊”起來了,我去堵她的嘴也堵不上,我把二姨反身過來,讓她跪著,我從後面幹著,二姨的屁股很大,腿也肥,我喜歡的抓著、拍著屁股和大腿,使出全身力氣衝撞著,二十分鐘後還是趴在二姨的後背射出了我濃濃的白液……二姨和我緊摟著、親吻著,二姨眼裏不住的流著淚水,我用嘴親下來。二姨說“好受好受,真的很長時間沒有了,我以為我以後沒有了,但是是不是老天有眼讓我擁有啊”我安慰著二姨,我說二姨你要是不嫌棄我,我以後就常來了,二姨說你不來讓我怎麼辦啊,你來,啊。半夜我們又幹。

  第二天,早上我和二姨 眼鏡紅紅的出現在早餐桌上,媽媽嗔怪的看著二姨說“昨天挺瘋啊,是不是一宿沒睡?累吧”,二姨眼睛紅紅,臉蛋紅紅,低著頭小聲說“嘮嗑精神了,沒睡著啊”,媽媽說都是小*影響你,明晚別嘮的太晚,嘮完小*就回來吧,省得影響你的睡眠,二姨急忙放下碗,說“沒、沒,小*挺好,沒影響我,不用回去”,媽媽撲哧笑出聲,用下巴點了一下二姨的兩腿間,“哎呀,誰好受誰知道啊”,起身洗碗去了,二姨急忙說“大姐,我洗,我洗,以後家裏的活我都包了,你就歇歇吧”。媽媽笑著對我說“行啊,兒子,你讓你二姨變勤快了呢”。

  後來,二姨知道了我和媽媽的事,她也沒怪我們倆,但是,我始終每在她們兩個都在時一起辦那事,但是,與二姨歡快的同時,我也時常回到媽媽的床,讓媽媽也高興。今年,我找了對象,現在籌備婚事之中,事情都是岳父他們家辦,不用我動手,媽媽和二姨都說我找了好媳婦家,我說我結婚了,但是不能沒有媽媽和二姨,我們要一起住。

  【完】

1

主題

7950

帖子

9240

積分

高級會員

Rank: 4

積分
9240
發表於 2018-11-12 15:57 | 顯示全部樓層
多謝分享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hk148forum.com

GMT+8, 2020-5-31 08:08 , Processed in 0.0597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